娱乐天地 发布的文章

  周杰伦将推出个人外景综艺《周游记》

  明星个人综艺来袭,你买账吗?

  本报记者 徐颢哲

  近日,周杰伦宣布即将推出个人大型外景综艺《周游记》。作为国内首档旅游魔术类综艺,该节目由周杰伦亲自主导,五月天、林俊杰、刘德华等大牌明星将现身,周杰伦和嘉宾们的足迹会遍及海外各大城市。事实上,明星个人综艺早已不是第一例,早在2016年,优酷就和鹿晗团队联手打造了一档微综艺《Hello你好,是鹿晗吗》。

  目前的明星个人综艺,主要是视频平台和明星工作室合作的产物。比如由腾讯视频出品的《娄艺潇遇见音乐剧》,围绕娄艺潇的另一种身份“音乐剧演员”来打造,主要以音乐剧与旅行为主题。每期十五分钟的节目里,娄艺潇会探寻世界各地不同的音乐舞台。陈数的首档个人综艺《SHU理生活》在爱奇艺上线,节目在丹麦、日本、中国三地取景,陈数以“明星生活家”的身份开启生活美学之旅,让观众感受其注重生活品质的一面。

  在短视频成为新风口的当下,新浪则推出了“明星制片人微计划”,与每位合作明星拍摄12期的创意短视频,每期时长3至5分钟,以每周一期的发布频次在明星个人微博账号首发。目前,“明星制片人微计划”已与杨幂、张一山、唐嫣、王源等多位明星合作,节目主题根据明星个人特色拟定。新浪方面透露,未来还将有上百位明星加入“明星制片人微计划”。

  不过,当下的明星个人微综艺,内容空洞,明星存在感不强是很大的硬伤。《SHU理生活》的画面很精美,但因为缺乏关于陈数本人的故事,绝美外景显得喧宾夺主。还有不少明星微综艺标榜为明星量身定制,但往往剧本痕迹过重,明星在“演”而非自然流露情感,很难让观众产生共鸣。在“明星制片人微计划”中,唐嫣体验外卖员、服务员、司机等12种不同的职业,节目为唐嫣限定了剧本让其演绎,和她演电视剧的角色没什么区别。

  事实上,观众最希望看到的是明星身上普通人的影子。在这点上,在美国留学的欧阳娜娜通过视频博客Vlog运营的就很成功,因接地气获得很多人认可。短视频中,有她在学校的学习日常,其家人出镜的咖喱饭挑战,对校外生活的呈现,上学妆容以及服装搭配,还有和好朋友共度的一天……

  关于明星个人综艺未来的走向,制片人王丽怡认为,未来会有更多“明星定制”概念的代表作品出现,即让明星摘掉现有的标签,去塑造新的形象。

  新华社重庆11月22日电(记者李松)受不健康生活方式等因素的影响,在一些地方,儿童糖尿病患者有增多的趋势。专家提醒,要防范糖尿病,家长需及时关注儿童“多饮、多食、多尿和体重减少”的“三多一少”现象,养成健康的生活习惯。

  近日,重庆一7岁大的孩子雷雷突然肚子疼,并发生晕厥。经医院检查,孩子患上了糖尿病,出现酮症酸中毒。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内分泌科医生王付丽介绍,酮症酸中毒是糖尿病的严重并发症,是糖尿病患者在各种诱因作用下,胰岛素明显不足,造成高血糖、高血酮、酮尿、脱水等问题。

  “孩子得了糖尿病,家长一开始往往很难有所察觉,直到发生酮症酸中毒被送来医院救治时,才知道孩子得了这种病。”王付丽说。

  专家提醒,如果孩子出现“多饮、多食、多尿和体重减少”的“三多一少”现象时,需要引起警惕。“糖尿病患儿由于机体代谢紊乱,蛋白质分解大于合成,自身消耗过多,即使多食却仍然消瘦。除了食量大增,患儿也容易口渴,有时夜间也要起来喝水。”王付丽介绍。

  同时,糖尿病患儿也会表现出身体乏力,容易打瞌睡;伤口反复感染、渗出、久不愈合等症状。

  专家提醒,虽然儿童糖尿病多见于Ⅰ型糖尿病,但儿童Ⅱ型糖尿病发病率也在增加。这除了与遗传因素有关之外,长期摄入高脂肪、高热量食物、运动不足等也是导致儿童Ⅱ型糖尿病的主要原因。因此,家长们应让孩子从小养成平衡饮食的习惯,多吃蔬菜、谷物等富含纤维的食物,积极锻炼身体,增强体质。

  11月22日电 据香港《文汇报》报道,当地时间21日,韩国4万名工人在韩国各地爆发了为期半天的示威游行,抗议政府削减劳工福利。

  韩国工会总联盟(KCTU)表示,此次示威遍及首尔及另外13个城市,估计全国后续会有多达16万人加入罢工。

  近一万名示威者聚集在首尔国会大楼外,带着红色头巾,高喊口号,抗议政府将目前每周52小时的工作时间上限加入弹性措施,这意味着工时可能大幅增加,称此项措施是“开倒车”。

  同时,他们呼吁韩国总统文在寅兑现竞选承诺,从2020年起将最低工资由每小时7530韩元提高至1万韩元。数百名防暴警察在示威现场戒备。

  “注资帽”“薪酬帽”“奖金帽”“转会帽”——真正考验中国足协的是如何落实这些举措

  “四顶帽子”能否盖住职业足球虚火

  11月20日,据权威媒体报道,中国足协即将推出的《中国足球协会职业俱乐部财务监管规程》(以下简称《规程》)中包含了“注资帽”“薪酬帽”“奖金帽”“转会帽”等改革措施,意在进一步规范中国职业足球联赛。

  “注资帽”是指设置俱乐部投资人注册限额。从2019赛季起,中超、中甲、中乙俱乐部投资人的注资额同步下降,具体金额由各俱乐部商定,但必须连续3个赛季持续下降。

  “薪酬帽”是指设置中超、中甲、中乙俱乐部薪酬总额占总支出的比例限额。该措施同样从2019赛季开始实施,所有国内球员按照薪酬税前金额和新的标准重新签订合同。

  “奖金帽”是指设置单场奖金限额。具体金额同样由各俱乐部共同商议决定,并在赛季初进行公示。奖金额度需从2019赛季开始大幅降低,严禁以现金形式发放。另外,赛季期间严禁以其他名目发放奖金。

  “转会帽”是指设置球员转会限额。该政策是2017赛季出台的引援调节费政策的延续,即中超、中甲俱乐部引入外籍球员资金支出不超过4500万元/人次,引入国内球员资金支出不超过2000万元/人次。对于2018赛季处于亏损状态的俱乐部将收取等额的引援调节费,处于盈利状态的俱乐部不需要缴纳引援调节费。

  “四顶帽子”齐飞,中国足协可谓动真格了。为何中国足协对职业足球联赛下这样一服剂量十足的猛药?这与当前中国职业足球联赛,尤其是中超俱乐部不惜血本投入却连年亏损的不正常状态密切相关。

  2017年12月,在中国职业足球俱乐部财务风险防范国际研讨会上,中国足协财务咨询合作商普华永道公布了2016赛季中超、中甲俱乐部的财务状况。

  数据显示,2016赛季,中超总收入为70.82亿元,总成本为110.14亿元,总亏损39.32亿元。从成本增幅看,2016赛季中超俱乐部的平均成本费用从2015赛季的3.87亿元增长至6.88亿元,增幅78%;俱乐部平均人工成本由2.16亿元增长至4.64亿元,增幅115%,翻了一倍还多。

  人工成本之所以大幅上涨,实为中超的“军备竞赛”使然。自广州恒大在2011年以1000万美元的天价引进巴西外援孔卡以来,无论是引进外援还是内援,中超俱乐部均不惜重金投入——孙可6600万元转会天津权健、金洋洋8000万元转会河北华夏、胡尔克5580万美元加盟上海上港……

  在“土豪”砸重金引援的局面下,其他俱乐部也不得不勒紧裤腰带跟上,不然轻则无缘夺冠,重则有降级之虞。然而,高昂的人工成本也使得俱乐部出现了巨额亏损。据统计,2016赛季,中超各俱乐部平均亏损2.45亿元。目前,2017赛季和2018赛季中超财务状况的数据尚未出炉,但可以预料,亏损的局面仍不乐观。

  对于中超的财务状况,普华永道给出了建议:引导俱乐部完善合理的财务预算体系,通过盈亏平衡等财务指标引导俱乐部逐步实现合理的收支结构。此次,中国足协即将推出的《规程》既是落实这一建议,也是践行《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》中有关“改革完善职业足球俱乐部建设和运营模式”的改革意见——制定俱乐部人才引进和薪酬管理规范,探索实行球队和球员薪金总额管理,有效防止球员身价虚高、无序竞争等问题。

  接下来,考验中国足协的是如何落实如此多的改革举措,以避免类似“U23新政”推出后“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”的尴尬一幕再现。

首页| 滚动| 国内| 国际| 军事| 社会| 财经| 产经| 房产| 金融| 证券| 汽车| I T| 能源| 港澳| 台湾| 华人| 侨网| 经纬 English| 图片| 视频| 直播| 娱乐| 体育| 文化| 健康| 生活| 葡萄酒| 微视界| 演出| 专题| 理论| 新媒体| 供稿

logo 首页 → 国内新闻 搜 索